1. <source id="w1j0t"></source>

        1. <b id="w1j0t"></b>
        2. <u id="w1j0t"></u>
          歡迎訪問哈爾濱工業大學新聞網!

          《光明日報》刊發劉永坦院士事跡:“情懷與理想才是最重要的”

          2019年01月09日 07時12分32秒新聞網瀏覽次數:4622

              哈工大報訊(報宣)1月9日,《光明日報》刊發2018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得者劉永坦院士事跡,報道題目為“情懷與理想才是最重要的”。報道全文如下:

              (記者陳海波)劉永坦,1936年12月生,江蘇南京人,1953年至1958年先后就讀于哈爾濱工業大學電機系、清華大學無線電系,現為哈爾濱工業大學教授,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工程院院士。劉永坦院士致力于我國海防科技事業40年,成功研制了我國第一部對海探測的新體制雷達,實現了我國對海探測能力的跨越式發展,是我國對海探測新體制雷達理論奠基人,對海遠程探測技術跨越發展的引領者。

            掌聲,雷鳴般的掌聲;目光,無數的目光。人民大會堂,2018年度國家科技獎勵大會的現場。

            年過八旬的劉永坦對這樣的舞臺并不陌生,他曾在1991年和2015年兩獲國家科技進步獎一等獎。不過,當站上2018年度最高科技獎的舞臺,成為全場焦點時,觀眾對他卻是陌生的。當他們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時,心里喊了一聲:誰是劉永坦?

            沒有多少公眾知道他,過去40年,他的周圍始終是寧靜的。

          “外國都沒人做過,你可以?”

            誰是劉永坦?尋找答案,先從一個選擇開始。

              1981年,45歲的劉永坦決定重新出發。他給自己選擇了一條艱難的路——開創中國的新體制雷達之路。做出這個決定,劉永坦并未感到一絲艱難。

            此前,劉永坦已經在哈爾濱工業大學研究雷達與信息處理技術多年。1979年,劉永坦到英國進修。在那兒,他獨自完成了具有國際先進水平的信號處理機研制工作,被合作教授謝爾曼評價為“是一個最有實用價值、工程上很完善的設備”“貢獻是具有獨創性的”。這段經歷給了劉永坦很大的啟發,讓他對雷達有了新的認識。

            俗稱“千里眼”的雷達,在航天、航海、漁業、沿海石油開發、海洋氣候預報、海岸經濟區發展等領域都有著重要作用。但在對海探測上,傳統雷達其實有愧于該稱號,許多東西“看”不到。當時,國內對雷達的認識大都停留在微波雷達的階段。微波是直線傳播,所以微波雷達“站得高才能看得遠”。為了看得遠,雷達一般架在海岸山上,但1000多米高山上的雷達,最遠能看100公里左右的海域。另一種辦法是把雷達架在船上,但桅桿再高畢竟也有限,這種方法最多只能看到20~30公里遠。

            雷達的功能原理是,發射出去無線電波,根據它的回波來分析判斷目標物的特性,關鍵技術是信息處理。既然微波雷達只能站得高才能看得遠,那是否可以避開微波,通過另外一種波,不用站得高,也能看得遠?劉永坦決定拋開微波雷達,研制一種新體制的對海探測雷達,使“千里眼”練就“火眼金睛”的本領。

              1981年結束進修回到哈爾濱工業大學的劉永坦,發動身邊的人與他一起干。很多人心里沒底,只有劉永坦信心十足:“根據我們現在計算機發展的趨勢和我們掌握的技術,只要努力,我認為完全能實現。”緊接著的一句話就不那么鼓舞人心了:“但肯定也很艱苦,因為前人沒做過。”

            是的,不僅國內空白,當時國外一些國家也想研制新體制雷達,但沒人做到過。一切都是零,沒有先例可循。這意味著研究風險很大,可能要干很長一段時間,甚至是一輩子,而且還不一定能干得成。

            劉永坦一個一個地找人談,最終組成了六個人的攻關團隊,但這并未打消別人的質疑:這個雷達能行嗎?能解決別的雷達解決不了的問題嗎?申請課題時,有人問:這個美國有沒有做過,英國有沒有做過?一些專家友好地提醒劉永坦:“外國都沒有人做過,你憑自己的理論認為就可以?”勸他放棄。

            這種艱難困阻在劉永坦的意料之中,他泰然處之,繼續“往前拱”。他相信科學,相信自己的判斷,相信計算機技術的發展及其對信號處理技術的推動,能帶來雷達技術的進步。他相信這件事一定能干成!

            劉永坦將此稱為“信念”,一種對科學的堅守。“如果理論上可行,我就一定要往前拱,如果理論上不行,往前拱也沒用啊。”

          “有很多事可以做,為什么一定要做這個?”

            科學是一回事,但讓人認識科學背后的意義,是另一回事。哈工大的許多同事認為,劉永坦及其團隊完全有更好的選擇,可以從事更容易獲得成功的研究,或者就像當時不少技術人員一樣,“下海”賺錢。對于這個看起來“希望渺茫”的新體制雷達,他們惋惜地表示:有很多事可以做,為什么一定要做這個?

            劉永坦也這樣問過自己。答案是另一個信念:“如果別人做出來了,我們再跟著做,國防安全會受到影響。”

            “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云和月”……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劉永坦朗誦起了古詩詞。這些詩詞以及兒時顛沛流離的遭遇,構成了他對祖國的最初認識。

              1936年,劉永坦出生于南京一個書香門第之家。出生不到一年,就隨家人開始逃難生涯。從南京到武漢,再到宜昌,最后到重慶,又從重慶回到南京……“那種苦深深印在腦袋里”。這是少年劉永坦對國難的最初印象,這種印象在父母的言傳身教下,更加強烈。母親在劉永坦很小時就教他背誦古詩詞,比如陸游的《示兒》、岳飛的《滿江紅》,在他胸中激起一股熱浪,“從小對國家興亡感受深刻”。“永坦”二字,是家人對他本人以及國家命運的美好祝愿。

            所以,當準備干一番事業的劉永坦看到我們的海域處于無法有效監控的處境時,他難以自抑。這時,他堅守的信念里,不僅有科學,還有“家國”二字。

            我國有近300萬平方公里海洋面積,但當時能有效監測的不到20%。“大部分看不到、管轄不到,別人進入我們的海域,比如到島礁捕魚、勘探石油、建立鉆井平臺等,或者敵方目標進來,我們都不知道。”劉永坦說,如何能看得遠、如何把我們的海域全都保護起來,這是國家的需求。

            所以,當身邊人提起“下海”,劉永坦不以為然:“你的情懷、你的理想才是最重要的。”

            為了爭取國家支持,劉永坦團隊一年里有兩百多天都在往北京跑,向相關部門“宣講”新體制雷達的作用以及可行性。“當時航天工業部有領導說,你們哈工大的人很特別,拉開門就往里進。”劉永坦團隊成員、哈爾濱工業大學原副校長李紹濱回憶。他們的堅持得到了回饋,新體制雷達的研制最終獲得了原航天工業部等部門的支持。

          “創意思維是需要的,但更重要的是做實”

            當然,要把事情做成,僅靠信念是不行的。正如劉永坦常對學生所說的,天馬行空的創意思維是需要的,但更重要的是如何做實、落實。

            新體制雷達很難,難點在于抗干擾。劉永坦要做的新體制雷達,摒棄直線傳播的微波,選擇一種可以繞著走、可以拐彎的表面波,這種波沿著海平面傳播,但帶來一個新問題——雜波干擾太厲害。這些來自海浪、無線電、電離層的干擾,其信號強度比要探測的目標強一百萬倍以上。“這要求我們發射出去的信號必須非常單純,還要有很好的信號處理技術,能把微弱的反射信號從雜波中提取出來,形成我們需要的參數,比如速度、距離等。”劉永坦說。

            他們在荒無人煙的試驗現場埋頭苦干。這確實是一項充滿未知的研究,不僅前途未知,而且工作本身也不可讓人知。這是一場從零起步的持久戰,不知勝負與“停戰”日期的持久戰。經過800多個日夜、數千次實驗以及數萬個測試數據的獲取,他們系統地突破了海雜波背景目標檢測、遠距離探測信號及系統模型設計等基礎理論,創建了完備的新體制理論體系,并于1989年建成了中國第一個新體制雷達站,成功研制出我國第一部對海新體制實驗雷達。

              1990年4月3日,劉永坦團隊首次完成了我國對海面艦船目標的遠距離探測實驗,標志著新體制雷達技術實現了我國對海探測技術的重大突破。此時,劉永坦團隊從當初的6人攻關課題組發展成了幾十人的研究所。

          “這個事情沒完,還得往前走!”

              1991年,新體制雷達研究成果榮獲國家科技進步獎一等獎。劉永坦實現了當初的宏愿,也獲得了至高的榮譽。很多人認為他可以停下來歇歇了:“你們干到這個份上已經足夠了。”

            “這個事情沒完,還得往前走!”劉永坦很堅決,他要讓雷達更加實用。劉永坦不僅往前走,還要拉上更多人一塊兒往前走。他認為,要使雷達更加實用,不能光靠自己干,還要聯合國內的有生力量、優勢力量。

            又是一個十年。2011年,他們成功研制出我國具有全天時、全天候、遠距離探測能力的新體制雷達,與國際最先進的同類雷達相比,系統規模更小、作用距離更遠、精度更高、造價更低,總體性能達到國際先進水平,核心技術處于國際領先地位,標志著我國對海遠距離探測技術的一項重大突破。2015年,團隊再次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獎一等獎。

            劉永坦為自己的團隊感到自豪。“我們團隊的特點就是不服輸,絕不向外面的封鎖低頭,不怕別人卡我們脖子,往前走,自主創新。”這個團隊被人稱為“雷達鐵軍”。

            及至此次獲得最高獎,劉永坦自言“盛名之下,其實難副”,“這是團隊的力量,不是我一個人的”。他要求以此自警,告誡自己,也告誡所有人:“人家不會把關鍵技術給你。也許現在還有距離,但只要我們往前走,就一定行。”

            當然,剛過完82歲生日不久的劉永坦還是“沒完”,持久戰還未“停戰”。他還想要新體制雷達小型化,更加廣泛實用。“不是功成名就就拉倒了,技術還要不斷創新、進步。”李紹濱這樣形容劉永坦。

            劉永坦曾用獵豹如何追逐野獸,教學生怎么追蹤目標信號。某種程度上,他自己就是一頭獵豹:敏銳的目光,不歇的腳步,堅韌的品質,以及對家園領土神圣不可侵犯的守護之心。

            這就是劉永坦,信念里藏著科學與家國,藏著理想與情懷。他守著信念,跟一切困難“沒完”。

          報道原文鏈接:http://epaper.gmw.cn/gmrb/html/2019-01/09/nw.D110000gmrb_20190109_1-06.htm

          編輯:張妍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哈爾濱工業大學新聞網官方網站。
          官方微信

          哈工大報

          工大視頻

          哈工大人

          最新發布

          国产精品资源